揭阳信息港

当前位置:

对话佳士得后浪主管何善衡国际化市场不能缺少中国艺术

2020/11/20 来源:揭阳信息港

导读

对话佳士得“后浪”主管何善衡:国际化市场不能缺少中国艺术7月原是香港艺术市场的淡季,但由于疫情的关系,2020年却意外成了香港史上最拥挤

对话佳士得“后浪”主管何善衡:国际化市场不能缺少中国艺术 7月原是香港艺术市场的淡季,但由于疫情的关系,2020年却意外成了香港史上最拥挤的拍卖季——而这也将是佳士得新任晚拍主管何善衡上任以来的首秀。随着香港二级市场越来越国际化,拍卖行的专家团队也在快速迭代。以佳士得为例,2018年底招募林家如为现当代艺术部主管后,仅一年时间又迅速从苏富比挖来了何善衡。为了顺应市场日新月异、竞争激烈的市场,拍卖行之间的竞争也从拍品征集,延展到了团队构建上,愈发白热化。佳士得晚间拍卖主管暨亚洲二十世纪及当代艺术部副总裁 何善衡何善衡看上去年纪不大,但在佳士得和苏富比摸爬滚打已有10年之久,先后承张丁元、张嘉珍和林家如,是历经几位拍卖前辈调教出来的正统拍卖人,资历完整。虽然加入佳士得正遇上全球疫情肆虐,令很多筹谋已久的计划和蓝图被打乱,但首次独立担纲晚拍的何善衡并没有任何不适应,反而觉得疫情为艺术市场带来很多新机会和玩法,2020年会是未来值得铭记的一年。在采访中,何善衡提到最多的词是国际化,其中不仅有藏家收藏视野的国际化,还有艺术展示平台的国际化,以及佳士得销售策略的国际化。或许这便是百年老店佳士得相中这位年轻人的最重要原因。而作为自己国际化思路的首次实践,即将到来的晚拍除了赵无极、常玉等大蓝筹股,何善衡团队还打来了非常多从未在亚洲露面的全新艺术家名单和新作,“相信会给大家耳目一新的新鲜感”。佳士得更加包容晚拍将带来许多“第一次”黃馬鼎 (1946-1999)《无题 (自由女神像)》亚克力 畫布,61 x 91.5 cm.1990年作雅昌艺术网:可以聊聊您的学历背景吗,是如何进入了拍卖圈?加入佳士得之前有哪些工作经验?何善衡:我是从美国密西根大学安娜堡历史系毕业的,毕业后原本想要像大家一样进入银行金融业,2009年是雷曼兄弟破产那一年,金融业特别不景气,工作特别难找,之后,因缘际会我知道佳士得在找实习生,我就去试试了。当时实习生是没有薪水,不像现在,因此没有那么多人申请,我很幸运在佳士得前辈张丁元的部门实习,从整理办公室图书,图录,打杂跑腿的事全都做过,一年后我去了苏富比,也在前辈林家如的当代部门工作,并在那儿一直做了近10年。乔纳森·查普林 (B. 1987)《房间》雅洁库 乙烯涂料 画板119.4 × 152.6 cm.2019年作雅昌艺术网:在你加入佳士得之前,你怎么看佳士得的拍卖,和苏富比有哪些不同?何善衡:最主要差别在于平台架构不一样,佳士得是把现代和当代艺术整合在一起,这样更符合藏家的收藏习惯。因为对于现在的藏家而言,他们关注的重点是艺术家的概念和原创性,以及关心哪些美术馆做过他(她)的展览,哪些画廊在代理其作品。而不会先看他是哪个国籍、人种、性别,这些都是2008年的概念。佳士得可以非常统一地展现各个时期和类别的艺术。常玉《青花盆中盛开的菊花》油彩 纤维板,110 x 60 cm,1940-1950年代作估价:6000万-8000万港元雅昌艺术网:您加入佳士得后,为晚拍带来了哪些改变?何善衡:首先,我们会在晚拍中尝试上拍更多新面孔。其中很多是资深亚洲藏家已经关心一两年的收藏目标,一级市场基础很好。现在时机成熟,可以进入二级市场,于是佳士得选择第一时间上拍,很多作品是首次出现在亚洲市场,相信会带给大家很多新鲜感。另外一个改变,是晚拍的数量会有所精简。一位艺术家只上拍最好的一到两件作品,并将更多的艺术家纳入到晚拍名单中,令佳士得晚拍越来越精品化。最后在表达亚洲藏家市场追求的同时,也希望能和国际接轨。希望香港晚拍成为亚洲和西方藏家都能参与的拍卖。王俊杰 (1984-2019)《回家》油彩 画布,101.6 x 76.2 cm,2017年作雅昌艺术网:除了已经公布的赵无极、里希特、常玉等蓝筹艺术家,这次7月拍都有哪些新鲜艺术家名单?何善衡:在拍卖里会有很多新面孔出现,其中包括非裔艺术家,香港艺术家还有不常在二级市场露面的亚洲艺术家,像是黄马鼎(MARTIN WON)、王俊杰(MATTHEW WONG)、乔纳森·查普林(Jonathan Chapline)、克辛代.威利(Khinde Wiley)等艺术家都是首次出现在佳士得晚拍中。而像是西方市场大热的艾德里安.格尼(ADRIAN GHENIE)、乔纳森·伍德(JONAS WOOD)这次都有估价非常吸引人,重量级的拍品出现。还有像在亚洲拍场已经出现过几次的马克.格罗蒂扬(MARK GROTJAHN ),这次会有一幅他标志性的重量级作品出现。这次晚拍无论新鲜感,到分量,再到估价等方方面面,都有完善的全盘考虑,也是集佳士得纽约、伦敦和香港多地专家的力量,相信会让藏家满意。艾德里安.格尼(1977年生)《去往塔拉斯孔的路上2》油彩 画布,210 × 160 cm.2013年作乔纳斯.伍德(1977年生)《M.S.F. 魚紋罐 #7》油彩 压克力 画布,183 x 183 cm.2016年作中国藏家正在引领市场前行雅昌艺术网:因为新冠疫情,全球艺术市场都陷入不确定的疑云当中。之前坊间盛传2020年艺术品的价格会像2008年那样大幅下跌,你是否担心此次拍卖会遭受影响?何善衡:我觉得现在的市场不会像2008年那样大幅调整。第一,各国都在印钞票,钱在不断贬值。第二,现在的艺术生态更成熟,藏家选择收藏某个艺术家的作品,更多在意的是艺术家在哪做过展览,哪个画廊在代理,拍卖市场的表现等各个细节方面,每位艺术家的市场都很个人化,受整体环境的影响越来越小。在经历了十几年的市场起伏后,亚洲藏家尤其是中国藏家已经形成看待市场的一套方法,他们现在没有被市场牵着走,反而是在引领市场,在大环境不好的时候反而会更积极地寻找捡漏的机会。而我们的宗旨就是把最好的作品呈现出来,因为好作品无论大环境如何,都会卖出好价钱。而且最近6个月,亚洲艺术市场都没有拍卖和艺博会举行,大量的购买力都被存起来了,所以私洽和网拍才会表现得非常活跃。方方面面反映藏家的收藏意愿仍在。这次夜拍的拍品选择也是非常有针对性,亚洲藏家喜欢的蓝筹艺术家应有尽有,同时准备了大量新艺术家名单。克辛代.威利(1977年生)《圣露西》压克力 画布,152.4 x 124.5 cm.2005年作陈可 (B. 1978)《1955. 纽约.29岁》油彩 画布,200 x 130 cm.2016年作雅昌艺术网:这次是你头一次主持的晚拍,肯定想做个出色的成绩。但面对各种不利的外部环境,无论拍卖行或是收藏家都难免会有所保留。这会不会令你很纠结?何善衡:拍卖是个马拉松,不是争一时长短。而且新冠疫情也不完全是坏事,很多有趣的事也是因此而出现的。比如前不久佳士得“童心未泯”网拍取得了1600万港元的成绩,是佳士得香港网拍的最高成交。此外,我们还做了潘萨托和井上有一的网上私洽展,卖得也非常不错;最后就是史无前例的“ONE”全球联合拍卖。如果没有新冠疫情,这些新玩法和机会或许永远不会出现。拍卖公司原本就是要快速去处理市场的变化,推出能配合当时因素的玩法。前辈们都经历过97年金融风暴和03年SARS,2020年的肺炎以后也是会让人记得的时刻。对我个人来说虽然有销售压力,但我会努力反映当下的市场需求,希望未来佳士得的品牌一出来,人们就知道我们只卖最好的,这个行业会越来越两极化,我想要当最好的。草间弥生(1929年生)《南瓜》拼贴 压克力 布 画布,60.6 x 50 cm.1981年作估价:850万-1250万港元此拍品将于 ONE: 现代及当代全球联合夜间拍卖中呈献2020年会成为未来市场的分水岭雅昌艺术网:亚洲现当代艺术市场,尤其是当代艺术这块近几年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只是短短几年,市场就从以前的区域化变成了全球化,各大拍卖行也都是新人上位,您觉得2020年会不会也是一个新时代的起点?何善衡:其实每一季拍卖的风向都在改变,只是在我刚入行时,改变的速度比较慢。但改变一直在不断发生,尤其是随着网络将全球连接在一起,风向的变化越来越快,几乎每次拍卖和艺博会之后就是一个新时代了。对亚洲艺术和藏家来说,2020年也是一个分水岭。这些年大家一直在强调国际化,但国际化其实不能缺少亚洲,尤其中国艺术和藏家的观念和意见。现在无论威尼斯双年展、巴塞尔艺博会或是全球各地的拍卖会,都已经非常开通和国际化。国籍、人种和性别不会成为拖累,但也不再是一个特别的优势。艺术说到底拼的是观念和原创性。巴斯奎特有讲过有名的一句话,“我不是一个黑人艺术家,我是一个艺术家”。如何将艺术观念传递给全球观众,这几乎是所有战后及当代艺术家所面临的共同挑战。2020年是一个很有趣的时间点,新冠疫情让大家被迫宅在家中,只能通过网络看艺术,当各个时代、各个地区的艺术品全部通过平面的屏幕传送到大家面前,有关艺术和收藏本质也变得更加突显。马克.格罗蒂扬(B. 1968)《无题 (非印第安 #5 臉 45.60)》油彩 紙板 裱于麻布,128.3 x 102.9 cm.2015年作雅昌艺术网:面对越来越多的新一代的年轻收藏者,拍卖行专家的角色和职责是否也相应发生了变化?何善衡:其实不止是20-30岁的年轻藏家,年纪更大的前辈藏家现在也同样是通过微信、INS在看艺术。以前拍卖行的专家像是学者,但在信息爆炸的时代,藏家的数据有时候比我们专家还丰富,有时候一个拍卖,藏家会当成股票在研究,excel及图表都出来了,拿出来跟我们讨论,让我们都不好意思了。现在的专家,我觉得是拼服务,当然专业也必须,还要有市场的敏感度,还要有24小时服务藏家的能力。杰哈德·李希特(1932年生)《霜(1)》油彩 画布,144.8 x 100 cm.1989年作估价:4800万-6800万港元此拍品将于 “ONE:现当代全球联合夜拍” 中呈献现在的专家,更像是“宏观经济学家”,帮忙客户整理大数据。这个时代的专家,大公司提供的数据包括每一季拍卖结果,加上行业消息、整个收藏圈的状况,能非常清楚跟客户分析最适合的收藏体系。我很幸运这十年来我都是在大公司工作,对时代的把脉,大公司有大公司的优势,我们的专家网络也帮了我很多。- END -原标题:《对话香港 | 佳士得“后浪”主管何善衡:国际化市场不能缺少中国艺术》阅读原文新闻推荐银行卡清算对外开放大事件!美国运通合资公司首家获牌,已敲定合作机构有这些记者|苗艺伟6月13日,央行官网公布,美国运通和连连数字科技有限公司的合资企业——连通(杭州)技术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连通...张家界专治白癜风的医院
张家界治疗白癜风医院费用
张家界治白癜风较好的医院
张家界白癜风专科医院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