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教育

神秘九楼

2018-09-15 10:32:49

在小的时候就长听人们说这个世界上是有鬼怪一说的,虽然不明白这种神秘东西是怎么回事,但对于胆小的我一向是对这些之类的事物近而远之的,所以我从不一个人看恐怖片、听鬼故事、一个人进黑屋、一个人走夜路,也不知从何时起似乎能感觉到某些东西的存在,所以在每次听闻到这些东西时心里的那种好奇心又使我去追寻这些。对灵异的世界这次似乎是次探寻吧,虽然当时很紧张甚至有些害怕,但一种莫名的勇气又促使着我的脚步前进。

时间:四月十八日晚上九点左右,地点:某所学校的大楼,人物:我、丫头。

对于这种一年只有两种季节冬季和夏季的城市我实在是弄不懂那天为啥会出现这种气候,好像要塌下来的那种感觉,阴沉、并且风还很大,那天下午没课,闲来无事就和丫头聊天,对于她一老说我胆子很小的话让我觉得很郁闷,想我堂堂一七尺男儿(PS:这个只是比方,我到真想我有这么高,哈哈)被一小丫头嘲笑胆小那成什么样子,所以为了证明我胆子比她大就和她约定去一个地方。

那个地方是听学校的一些人说的,听说在那栋教学楼九楼曾死过人,是一个学生,上吊自杀了,至于原因就不知道了,所以那栋教学楼九楼一直很少有人去;和丫头约定完后我其实有些后悔了,但我是一个有原则的人,所以只能硬着头皮去了。

在寝室刚打完一场LOL,就收到了丫头的消息,她说她下自习了在一楼等我,没办法,我披上外套就跑了下去,一出宿舍就知道今晚的天气有多坑了,前天还穿着短袖的,今天就披上了外套,大概走了五分钟左右就来到了那栋教学楼,一进去就见丫头在那向我打招呼,此时整栋教学楼的人差不多都走光了,就剩我和丫头两人,出来楼梯口的灯还亮着,其他的灯都已熄灭。

看到这场景我还是装作很镇定的问丫头:“你确定你真的要上去。”

她笑着回答我说:“应该是我们两个。”看着她一副我就是要上去的样子我就知道没退路了。

于是我们两个开始向九楼跑去,丫头似乎是很少锻炼的了,才到五楼就有些累了,这时候我还是没打消劝丫头回去的念头。

“丫头啊,你看你都这么累了,我们还是下去吧。”

结果换来一白眼又继续向上走去,其实我是一直走在丫头后面的,我是觉得她走我后面太不安全了。

慢慢的我们两个到了八楼和九楼之间,我以为九楼的楼梯口是有灯的,结果到九楼时那场景差点没把我吓扒下,阴森的楼道,带着蜘蛛网的墙角,锈迹斑斑的大门,坏了的电灯,和恐怖电影里一模一样。

这时丫头的表情似乎没刚上来时那么淡定了,看她的样子我就知道她也害怕了,虽然我也很害怕也很紧张,但我想应该马上可以下去了。结果丫头的下一句话让我有种想把她拍下去的冲动。

“你去把门打开我们到里面去看看吧。”

“额…你说什么,去开门,有没有搞错啊。”

看着丫头扬起她的绣花拳,我只好转过身去了,谁让我拿她是一点办法都没有呢,只能硬着头皮去开,说实话,我要知道是这种情况我是不会上来的,当我手握上门把的那一刻心都快到嗓子这了,一咬牙按了下去,只听见“咯着”一声,然后,没有然后了…哈哈,门被锁了,当时这种感觉很爽的,虽然手上还冒着冷汗,但我还是回过头对丫头说:“你看,门被锁了,我们还是下去吧。”

看着她有些失望的表情,我直接走过去拍了她一下。

“快走,快走,我们下去,一会楼管要来赶人的。”

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我可不想在这种地方继续待下去了,她的目的似乎已经达到了,所以对于我的话并没有反对,看到丫头又恢复了刚上来的状态,在下到八楼和就楼之间的时候我突然决定吓她一下的,我两是走在一起的,我靠近她耳边轻声的说:“你看那玻璃后面是什么,估计是灯光的问题,当丫头看玻璃时还真吓一跳下,马上抓住我的左手,我看她吓着了还真以为有什么,结果什么也没有就忍不住笑了起来,不过笑完的后果就是手臂上多了一个印记。丫头是属于那种比较温柔点的女孩,但这种情况下是温柔不起来了。

就在我们快下到八楼时我又忍不住向刚才的玻璃上看来一眼,但看完后我就后悔了,表情瞬间凝固了。

“喂,在看什么了,”丫头的话把我从震惊中拉了回来。

“没,没什么…我们赶快下去吧。”

于是下去时我加快了脚步,弄得丫头都有些莫名其妙了,当我和丫头走出教学楼时我终于可以松口气了,看丫头的表情似乎对于今晚的探险很满意了,虽然表情很淡定,但我知道她还是有些害怕的,她宿舍在东院我的在西院,两个相反的方向,简单的道别后各自回宿舍去了,到了宿舍我还是有些惊魂未定,因为刚刚在玻璃上看到了张脸,但我并没有打算把这个告诉丫头,我觉得有些东西还是不知道的好,当你知道了某些东西时它会一直的缠绕在你的思绪中,这可不是一个好的想法。

因为这世界上有太多的东西没法解释,就像,世间的万物都有他存在的道理,没有理由去说什么是错与对的,所以有些秘密还是放在心底的比较好。

半导体探针
厕所清洁产品图片
盛锦国际位置交通图-太原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