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阳信息港

当前位置:

落红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来源:揭阳信息港

导读

《 一》  山高翠微接天,隐约见云雾在山间缠绕,飘渺如玉带。  山脚下数十户人家,如散落的棋子。零零散散,星罗棋布。一曲溪流自山顶汩汩而出,

《 一》  山高翠微接天,隐约见云雾在山间缠绕,飘渺如玉带。  山脚下数十户人家,如散落的棋子。零零散散,星罗棋布。一曲溪流自山顶汩汩而出,跳崖跌宕。或缓,或急向村中流去....  杏花花细,桃花浪暖。那溪流一路欢畅奔来,自有孩童挽起裤管在水中嬉戏。几处头裹纱巾的乡间女子,蹲于石阶上,浣衣蹈纱。  此地名曰桃花坞,不知从哪代起便有看倦红尘之人隐居于此。久而久之,反倒人声鼎沸起来。四周皆是青山环绕,之间有桃花良田,倒不失为是一处人间仙境了。   “小姐,别望了,回去吧!”一个丫头模样的小姑娘,长得清纯可爱。手握一束桃花,脸如桃花般嫣红。   “小东西,我望什么了?”答话的是一绝妙少女,大约二九年龄。白衣素衫,头上一条红丝巾随风而舞。立于桃花丛里,宛如花中仙子。   “你以为我不知道啊,人家才走几天,你就跟掉魂了似的。”小丫头伶牙俐齿,小嘴轻启轻合,噼里啪啦的响个不停。   “再乱嚼舌头,明儿让爹送你回你老家去。”白衣少女假嗔,脸却变得通红,敢情是那小丫头动了她的心思。  她柳眉轻戚,向着山那边遥看。山那边还是山,除了青松翠柏,还有什么景致?   “小姐,回去吧!免得又碰上山外闯来的浑人,惹得先生生气。”小丫头俏声道。   “还站一会儿,回去莫说我俩来山下了。”   “知道了,我怕先生罚我读那什么唐诗宋词。什么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完全是蒙人的嘛。我那些年就在黄河边上,只看见落日扁了。”小丫头唧唧歪歪的说,煞是可爱。   “小翠,要不是一场水患,你现在还是一个千金小姐呢!哪会甘于生活在这个穷山沟?”   “红袖姐,我都心甘情愿了。父母也没有了,先生师娘待我如亲闺女一样,你更是对我似亲姐姐体贴入微。今生我哪里都不想去了,就陪你过一辈子。”   “傻丫头,你大了自然会出嫁的,爹娘哪还留得住你?”   “我就是再这里等姑爷来娶了你去,然后我也跟了去。”   “小蹄子,看我不撕乱你的嘴,你还不是在等马小金?”白衣女子假装恼怒,直扑向那小丫头。   “小姐,你再不抓紧点,山外那什么族长的公子就该娶你来了,只是可怜了李路公子了。”  山下数十户人家,自有炊烟依次袅袅升起。那炊烟与山中雾霭纠缠在一起,集结于西山山凹处,似张开的一张血盆大口,一轮红日慢慢坠入口中。  丫头小翠轻挽小姐,莲步清逸,钻桃林,跨小溪。溪水哗哗的流着,绝无停歇之意。几瓣桃红落于水里,一路奔腾向西而去。   “小姐,你说他会来吗?”小翠又问。   “来不来关你什么事?”   “当然不关我事了,我恨只恨他,害得你茶饭不思,寝食难安。”小翠一脸委屈的道。   “你呀,除了鬼怪精灵,什么都好。你难道没有想着那油嘴滑舌的小书童?”   “小姐……”小翠涨得满面通红,不敢言语。   “红袖,回来吃饭了!”不远处一土坡之上站着一个老妇人,手搭凉棚,对着溪边高呼。   “知道了,娘。”红袖拉起小翠三步并做两步跑,片刻消失在桃林深处。偶尔撞着桃枝,桃枝上的桃花便如蝶样翩翩落下,刹那间,一地落红遍野香了。  《二》  春色将阑,莺声渐老,绿柳飘摇。  小翠拉着红袖一路小跑,才至门前,便不敢高声说笑了。家里有一位不拘言笑的老父。自幼逼着红袖学习琴棋书画,刺绣女工。那些三从四德,伦理纲常自是比身家性命看得还要贵重。  红袖跟父亲匆匆打了一个照面,便想悄悄退入闺中。   “袖儿,站住!何故如此慌慌张张的?”老爷子说话,红袖噤若寒蝉。   “没有呀!爹。”红袖唯唯诺诺的答道,再不敢移动脚步了。   “小翠,你又和小姐去哪里野去了,还嫌祸闯的不够大吗?”老爷子色力俱佳,红袖与小翠哪敢出声?   “一个女孩家,不在家练习刺绣,成天到处乱逛,成何体统,再让我逮着,小翠,小心你的腿。”   “知道了,老爷。小翠再也不敢了。”   “好了,老爷,你讲了一天学也累了,别跟孩子家生气气坏了身子。”红袖的母亲直给她俩使眼色。  老爷子坐了下来,红袖轻手轻脚绕到老父的身后,十指轻轻的替老爷子揉捏着。   “爹,女儿再也不敢了。您累了,我给你揉揉。”   “爹拿你没有办法了,记着再不往外面跑了。山那边的族长家,我好容易给你挡回去了,你若在遇上他家那纨绔公子,爹可保不了你。”   “知道了,爹!”   “小翠,你跟我记好了,再让小姐出去了,真要打断你的腿。”  窗外皓月当空,透过木格子窗,一缕缕银辉匀匀的洒落床前。红袖与小翠和衣躺在床上,哪里还有丝毫睡意?  李路一去数月,杳无音讯。红袖焉能不想?昔日的那缕缕柔情,化作遍地落红,随着绵绵的溪水潺潺而去。  七八月的山林,烈日如焰,草木葱茏。时时有几场山雨骤降,那山中溪流便流得更加欢畅了。  树上的桃子已然成熟,田里的稻子散发着清香。  红袖一家搬至此处已不知是源于哪一辈子的事情。为逼战祸,隐居山林,一隐便是数十载。  她祖父本是一官宦之后,在朝中做过知府,后被奸臣弹劾,被革职查办。后因种种缘由,流离失所,背井离乡。从此看透官场,寻了个山野之地,倒也落了个颐养天年,善始善终。  小翠是红袖父亲十几年前去山外随人做生意捡回来的一个野孩子。自从捡回之后,倒与红袖同吃同榻,胜于亲生姐妹了。  老父用祖上留下的一些银两置办了一些土地房屋。每年有佃户耕种交租,倒也落了个清闲。  只因她老父自幼饱读诗书,空有一腔报复,便常有那种钗于奁中求善价的落寞情怀。幸好数十户人家尚无一个教书先生,众村户便各凑银两办了一家私塾。让其父给村里的孩子传授一些孔孟之道,多认识几个字而已,倒也平复了她老父心里的那股怨气。  平日里,私塾里书声朗朗,之乎者也般的孩提声音热闹异常。她老父从不计较酬劳,倒把教书诲人当成己任,兢兢业业,从未有过疏漏。  红袖血液里透着父亲的传统,自幼冰雪聪明,琴棋书画,一点即通。其父每每长叹她生就了一个女儿命。若是男儿,定能大展宏图,展一番志向了。  先生上课之时,便是红袖与小翠贪玩享乐的时候。桃林之间,桃子正处于成熟时期,一个个桃子红彤彤似孩子笑脸挂于枝头,娇艳欲滴。   “小姐,你看,溪水怎么无故浑浊了许多。”小翠看着潺潺而流的溪水惊呼道。  红袖细心看了流水,几片桃叶在水中漂浮跌撞。   “不对啊!现在怎么会有桃叶落下?”   “小姐,要不我们去看看?”   “恩,小心点儿。”红袖应了小翠一声,便拉了小翠的手,顺着溪流向上而去。  在一山凹转弯处的溪流旁,分明躺着两个男人。他们俯身在地,脸朝溪边,显然是经过了一番挣扎,一棵桃树的树枝被拽断耷在溪中,桃叶犹自落着。   “小姐,他们死了吗?”小翠吓得面无血色,向后退着。  红袖壮起胆子蹲了下来,用一只手指头探到一个男人的鼻下。   “他们没有死,可能是吃了什么中毒了。”   “那怎么办?”   “赶紧回去找我爹.....”   《三》红袖父亲原本是一先生,系书香门第之后,自幼饱读诗书。况年轻时曾与其父进山采过草药,身处山野之地,便略懂些医术。虽不至起死回生,到也可济世救人了。大山深处,常会有长虫野兽出没,为了适应生存。会一些简单的医理之术也便不足为奇了。  两个男人被村民抬至红袖院中,红袖老父赶紧蹲下为其把住脉息。   “爹,他们怎么样了?有生命危险吗?”红袖问父亲。   “大概是天热为解渴,贪吃了什么果子?”红袖的父亲一脸沉思道。   “有救吗?爹我在他们倒地的那里倒是看了好多果子,跟桃子大小一致,只是要么通红,要么金黄,却似透明一般,好生奇怪。”   “那到怪了,我只听你爷爷说过这种果实,却从来没有见过。他说这样的果实原本没有多大毒性,只是两种果实同食反倒相克,终会要了人的性命。”红袖老父仍是诧异状。   “爹,那是不是没有救了?”红袖无不惋惜的问道。   “那倒未必,既有中毒自有它解毒之方了。他们碰上我也是一番造化了,你祖父当年也中过此毒,被一江湖郎中所救,后来与郎中结下了不解之缘,还跟学了他一些济世救人的本领,之后便传给为父我了。”   “阿弥陀佛……”红袖脸上掠过一丝笑意。   “小姐,你什么时候念佛了?”   “你难道不知,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我爹这一下就救了两条人命呀!”   “小姐,你看他还是一个秀才呢!那书童肩上背的尽是书,大概是进京赶考的了!小姐,你莫不是看上他了吧?”   “鬼丫头,你少跟我贫嘴,去看看我娘药煎好没有了。”   “恩!”小翠答着话,一蹦一跳而去。  山村七月,晚间仍有丝丝凉意,被救下的二人被安置在红袖家的厢房,平日只放些杂物之用,今日反倒派上了用场。  红袖与小翠坐于灯下凝神刺绣,心却早不在那一针一线之中了。   “小姐,我看那个公子眉清目秀,倒是一风流标志的人物了,眉宇之间隐藏着一股英气。”   “你倒像相面的了。”   “是真的嘛!”小翠喋喋不休道。   “我看他旁边书童也是不错的,刚好配你了,哈哈!”   “小姐,我没有说你,你倒说到我头上来了,不理你了。”   “我就是要你闭嘴,看你还多舌?”   “耶!”小翠伸出舌头做了一个鬼脸,倒也收敛了许多。  千年古道,时时有木轮碾过的车痕。陡峭的山崖上,几株卧松盘空突起,甚是雄壮苍劲。   “公子,这里真美。”一个书童模样的小子笑吟吟道,边用蒲扇为公子哥扇着。   “美是美,你没有发现我俩迷路了吗?”公子一脸无奈的表情。   “没有啊!我感觉走了好远呢!”   “你再看看那岩上古松,看来看去,还是那几棵。”  书童停下步子,环看了一下四周,顿时傻眼。四周除了林林总总的树木,几条看不到尽头的小道,再不知通向哪里。   “怎么办呀?难道我们在这里绕来绕去,倒是不被累死也被饿死了。”   “还能怎么办?先坐下歇歇,喝口水。”   “水也不多了。”   “你傻就在这里了,这样的大山古涧哪里还不会有个泉眼什么的,这水倒不成问题。只是现在林深树密,却不知怎么走出去了。”   “对不起,公子,我要不是贪那只兔子也不会撵到此林中了。你要是有什么不测,夫人怎么活呀!”   “少说丧气话,我怎么会那么容易遭不测,命中的状元命呢。哈哈。”   “公子,你还有心情笑啊?”书童的苦瓜脸拉得很长。   “就你白痴,我刚才每走一回都有留下记号,总共才五个岔路口。已经走了四个了,剩下的一条不是出路是什么?”   “原来公子成竹在胸呀!难怪一点也不着急。”小书童片刻转忧为喜。   “现在反正也饿了,你不妨在路边去采些果子充充饥。”   “诶!”   “别走远了,反倒要我来寻你。”公子嘱咐道。   “知道了,我刚才看见了,在那悬崖边,只是急着赶路,便不是很在意了,我现在就去。”   “我还是跟你一块去吧!采了果子赶紧出去,一会天黑了就别想出林子了。”  主仆往返约莫走了一箭之地,在一个悬崖边,果真生长一棵很奇特的树,虬枝盘结,树叶疏离。枝上挂着一种果子,大小与桃子相似,形状却似梨子。  两人皆不识为何果实,但此果实长得是要么通红,要么金黄。一个个坠于枝头煞是可爱。一丝丝阳光斜射至此,那果子通体透明,令人食欲大增。   “公子,如此多的果子,怎么未见人摘啊?”   “如此荒野蛮荒之处,人迹罕至,哪会有人摘了?”   “公子,你看咱俩的干粮也不多了,不如采摘些留待在路上充饥了。”   “看你的了,那树那么高。给我小心一点,别摔伤了。”  书童敏捷的攀向悬崖边的果树上,跳跃如一只猴子。他趴在枝上,看看这只果子,看看那只果子,竟不知如何下手。   “公子,这果子上有一层密密是细毛,不洗恐怕不能吃了。奇怪了,这毛也是透明的,好生可爱。”   “那便多摘一下,一会找个地方逐一洗了。”   “公子,刚才莽莽撞撞没有找着路,我现在在树上看得清清楚楚的,离这里不远好像有一个村子,还有溪流流过呢。”   “所以,我告诉你遇事不能着急,船到桥头自然直,是急不来的。”公子含笑道。   “知道了!”   “你也快点,一会咱俩出了这林子,就到山脚下的村子打尖好了。”   “好叻!”小书童接了话,两只手忙个不停。左一个,右一个的摘着果子,然后揣在怀里的包裹里。 共 11050 字 3 页 首页123下一页尾页

原发性早泄的心理疗法
昆明治癫痫病研究院哪家好
昆明市看癫痫病挂什么科
标签

上一页:雪纷飞3

下一页:杂诗一1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