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阳信息港

当前位置:

张香华现身北京谈86岁柏杨怕探病朋友哭

2019/09/14 来源:揭阳信息港

导读

张香华现身北京谈86岁柏杨:怕探病朋友哭9月17日,台湾着名作家柏杨和夫人张香华在台北县新店的家中接受中新社专访。  几天前,86岁高

张香华现身北京谈86岁柏杨:怕探病朋友哭

9月17日,台湾着名作家柏杨和夫人张香华在台北县新店的家中接受中新社专访。  几天前,86岁高龄的作家柏杨病重的消息传到大陆,甚至有人担忧老人是否还能挺过这一关。但就在这时,柏杨夫人张香华却出人意料地出现在北京,处理柏杨先生捐给现代文学馆57箱手稿和物品的相关事情。

她告诉,现在柏杨先生的病情有所稳定,甚至还能说话了,虽然听不懂他在说什么,但已十分高兴。11月27日见到的张香华还是忧心忡忡,但伴随好消息不断从台北传来,28日面对,张香华笑容明显多了很多,心情也开朗了一些。

谈病情——柏杨患上肺炎住进医院

(以下简称记):听说柏杨先生病重住院,现在身体状况如何?

张香华(以下简称张):从2000年起,他心脏就有问题,今年又患上肺炎。这次是11月21日住院,其实他11月3日刚出院,但出来后发现新的病菌又被送进医院了。因为肺炎,他的呼吸很吓人,痰多导致呼吸困难,要戴氧气罩;吞咽也困难,他曾拒绝喝水吃东西,食物吃进去就呛出来,蛮吓人的。因为吃得少,导致营养不良。我跟他说,你要插鼻胃管,否则你不吃东西不喝水,怎么吃药?他接受了。

记:他对医生的治疗配合吗?

张:不配合。

记:为什么?

张:首先是生理上本能的拒绝吧,因为治疗过程实在痛苦,像插鼻胃管让人很难受,年纪大了血管也不好找,有时打针要找来找去,你可想象那种情形,他86岁了啊。

而且,我想久病也会让人沮丧。有一次他跟我说,下一次我们出门,要带位男士,比较有力气。我听了就很难过,下次还怎么出门啊,光机场就那么大,即使坐轮椅,那么久身体也受不了。

记:您这次来北京柏杨先生知道吗?

张:他知道。走之前,我问他,我留在台北好不好?他就摇头。当然,我是否到北京主要取决于他的病情,不是他的想法。

记:现在他不能讲话吗?

张:我离开时还不能讲,但这两天我打听说他讲话功能有点恢复。我曾叫护士把放在他耳边跟他说话,不过说真的,他昨天讲的话我还听不懂。所以我说他病情不稳定,不晓得又会有什么变化。

谈心态——我们一向主张安乐死

记:在这种状况下,您的心情一定很不安吧?

张:我害怕多想,过一天是一天吧,不想那么多。重要的是他的病情要稳定下来,不要恶化,也不要受那么多的罪,要减轻痛苦。我跟医生讲,如果他心跳停止,你千万不要电击。

记:为什么?一般人只要有一线希望都不能放弃。

张:我没有亲眼目睹过,但朋友跟我讲过,他年龄这么大了,勉强救活,处于昏迷状态,对他来讲跟死亡没什么区别。他也一向主张安乐死。

记:听说这次先生住院,一些探望他的人还让您很不高兴。

张:对。我觉得,我们的教育里教这个,教那个,却没教我们如何面对死亡。面对自己的亲人死亡,要用什么样的心态;你去探望病人,要对病人讲什么,这都需要教育。

一个朋友探望柏杨,很煽情,在他面前落泪。我受不了这个,好像一定要这样才表示自己跟柏杨多好。我跟这个朋友说,你要这样下次不要来了。他说我没你那么成熟,我控制不了。问题是,你控制不了,到外面发泄呀。你这样,家属怎么办,是倒过来安慰你,还是和你哭成一团?正确的态度应是温馨和关怀,而不是如此简单粗糙的表达。

记:面对落泪的朋友,柏杨先生什么反应?

张:他当时也很勉强,后来跟我讲:“好可怕啊,再来就说谢谢吧。”他意思是,这个人再想来就婉拒吧。

记:柏杨孩子多数不在台湾,您是照顾他的主力。但您也快70岁了,照顾病人一定很吃力吧?

张:吃力的不是照顾病人,是无助的心情,对自己不能掌控的事情感到惶恐。我近天天做噩梦,觉得自己真的快崩溃了。我一直觉得自己蛮理性的,可现在忽然觉得不够用了。

谈创作——他希望别人叫他诗亾

记:柏杨先生近捐了57箱手稿和物品给现代文学馆。您这次来京也是处理相关事宜。这57箱中有近千件手稿和物品,如柏杨的狱中手稿,还有书信、书桌椅、笔等。为什么要把这么多东西捐出来?

张:把这些东西放在有意义的地方,大家有兴趣的话可以去研究,比放在家里重要,毕竟家里不可能每个房间都恒温恒湿,台湾又是海岛,还不是眼看着几年就坏了。台北也有搞文物的朋友说想拿走。可我想,他的心态是不一样的,不会把这些东西变成知识的工具,让大家利用。

记:孩子没意见吗?

张:有时孩子的意见是另一个想法,所以我也赞同早点处理这些东西,万一时间错过了,在法律上就不好做了,财富会动人心,会把事情变得复杂。

记:在情感上您难受吗?毕竟这些东西有的伴随你们20多年了。

张:我不难受。人都留不住,你心痛的事情都没办法,留东西有什么意义?所以我才会写《酒店打烊我就走》,有的事,不要那么执,否则很痛苦。

记:这次您来北京,还与人民文学出版社签约,明年推出柏杨小说集。大陆读者更熟悉的是柏杨先生的杂文和历史书,您如何评价先生的小说?

张:小说是他年轻时写的,看上去似乎不像是今天的柏杨写的。相比之下,我更注重他的历史和杂文。至于小说,我觉得他应该可以写得更好,既然他文笔这么出色。

记:柏杨先生还有一个没被大陆读者所了解的才能,就是诗歌。您是诗人,如何评价先生这方面的才气?

张:他自己说希望别人叫他诗人,他在狱中写了近百首诗,但这一面很少展现,也很少被人重视。他觉得自己创作的诗歌被冷落了,一直希望能比现在更被大家喜爱。我很重视他写的诗,虽然他可能不是那么严格遵守格律,但诗中有他的境界和气宇。而且他在其他写作领域很少表现出细腻,但在诗歌中体现了这一面。

谈遗憾——未享儿孙绕膝天伦乐

记:您曾说过,柏杨此生有个遗憾,就是在台湾,他没有一般家庭中儿孙绕膝的天伦之乐。这是什么原因造成的?

张:柏杨一共结婚五次,在大陆有两个女儿,一个在西安,一个在河北,都已退休。在两岸开放前,柏杨和这两个孩子一直没有来往,现在孩子也不方便经常去。他后来在台湾也有孩子,但他入狱将近10年,没有尽到做父亲的,当然跟孩子关系就比较疏远。他跟我的婚姻是他家庭生活中稳定的,但我跟他没有子女。

记:你们结婚时就确定不要孩子吗?

张:我们当初说好了不要,但他晚年有点后悔。

结婚时,他刚出狱,很多事情从零开始,而且当时我不晓得他在大陆有两个女儿,可能他自己心里有数吧,觉得有儿有女了,所以不要孩子。我基本上没特别坚持什么,他说不要就不要嘛。我跟他是第二次婚姻,此前我有三个孩子。

谈自己——在写诗歌“病,是一场预演”

记:您本人是着名诗人,跟柏杨先生结婚后,分担了很多他的工作。自己的诗歌创作受影响吗?

张:肯定会受到影响,但一直在持续创作。我跟他情况不一样,你让我写散文,那怕小说,如果逼着我,我也能写出来。但诗歌还真不行,如果应急写,还真不晓得怎么写。

记:您刚刚说自己非常理性,这跟写诗似乎有点冲突?

张:其实我感情很强烈,但正是因为害怕煽情害怕感情泛滥,所以一直要求自己要有理性思维。

记:近还在写诗歌吗?

张:近刚刚写了一首,不过没有完成,是个很大的主题,关于死亡的。写了蛮多了,但没时间精力删改整理。开头是“病,是一场预演”。我只记得这一句,在我看来,疾病就是死亡的预演。我就是想讲,死亡怎么上台、怎么谢幕。

记:对于以后的生活,有什么想法吗?

张:我不知道,不过近可能因为太累,有点低潮,希望以后能渐渐淡出大家的视野,自己过日子。

(来源:北京娱乐信报)


微信小程序推广哪家好
微信怎么创建小程序
微信平台电商小程序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