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美食

黄鸣太阳能光伏真正到了严重的冬天

2018-09-15 10:08:46

在刚刚闭幕的全国“两会”期间,善于“炒作”的皇明集团董事长黄鸣将自己刚刚试产成功的新产品太阳能炊具搬到了北京,这个被他称为“光伏热逐日烤炉集成”的新产品在山东代表团驻地职工之家一亮相,就吸引了参会的全国人大代表前来“围观”、咨询、拍照,品尝太阳能美食的人更是将现场围了个水泄不通。

“过完年就一直忙着应付订单,尤其是刚刚研制出来的太阳能炊具,生产一直跟不上趟。”黄鸣表示,过几天,他就要带上太阳能炊具去包括德国、迪拜在内的十多个国家做推广讲学。

“一切差旅费用都是邀请方出。”看上去黄鸣颇有些自得。

黄鸣坦承太阳能瓶颈

实际上,让这位中国太阳能行业领军人物更激动的是,他作为全国人大代表提交的一份“修改《政府工作报告》中‘制止太阳能、风电等产业盲目扩张’的建议”终被采纳(见本报2012年3月12日《“黄鸣们”的忧虑》。

本报记者注意到,在政府工作报告拟作9处重要修改的“改动3”中提到,在“2012年主要任务”中,“促进产业结构优化升级”一段,将“制止太阳能、风电等产业盲目扩张”一句,改为“防止太阳能、风电设备制造能力的盲目扩张”,以使表述更为准确,引导太阳能、风电产业健康发展。

虽然建议终被采纳让黄鸣很激动,但他也承认整个太阳能产业的确进入了一个瓶颈期。

“目前国内太阳能、风能在世界上遇到了一些问题,尤其是太阳能光伏,德国几乎100%的光伏制造企业倒闭,美国是70%到80%,中国是20%到30%,基本全线亏损,太阳能光伏也真正到了严重的冬天。”黄鸣认为原因确实存在盲目扩张,但背后的原因就是光伏出口占比90%以上,欧美的双反、欧债危机的出现大大地萎缩了国外出口市场,所以一下子造成产业巨大的冰山期。

“早的时候,作为太阳能光伏产品的原料多晶硅在半导体、IT业大量使用,价格在20美元/公斤到30美元/公斤。七八年前,太阳能光伏产业爆发式增长,多晶硅供不应求,价格一路飙升至400美元/公斤。”黄鸣分析,暴利之下必有勇夫。随后光伏项目开始疯狂上马,导致了局部供过于求。目前全球光伏每年总需求在20GW,可总产能却高达50GW,绝大多数产能都集中在国内。2008年以后,经济危机席卷全球,多晶硅价格也开始暴跌,一直到今天已跌至二三十美元/公斤。国外技术先进尚有微利的空间,绝大多数国内厂商在2011年陷入亏损。

“但对中国来说,实际上是由于国内的需求不够。”谈到太阳能产业发展前景时黄鸣话题一转,“背景是连光热都算在内,就算欧美发达国家,太阳能整个的占有量也不超过5%,中国的太阳能也不超过2%到3%。所以离能源替代、解决能源危机还差得很远,之所以说它是盲目过剩,实际上是国内的内需不够,就像本次政府工作报告中讲的要拉动内需。”

在黄鸣看来,这次光伏的大败局,就是依赖政府造成的恶果、埋下的祸根,不是依赖中国政府,就是依赖德国政府、意大利政府、西班牙政府、美国政府的补贴所造成的。

变革商业模式

黄鸣的话在行业内之所以有“份量”,是因为在整个行业处于萎缩的境况下,皇明太阳能集团一直做得顺风顺水。

目前在山东德州的太阳谷,皇明太阳能集团刚刚推出的太阳能烧烤炉、汤锅、太阳灶、太阳能热水壶等太阳能炊具已成为太阳谷景区的一个亮点,每天前来体验太阳能烹饪美食的游客就达上千人次。

皇明太阳能集团副总经理王久伟介绍,太阳能炊具春节后刚刚推出试验品,即引起了经销商的极大关注,产品尚未正式生产就来了1500套订单。

“今年可产生300万套以上的销量。”让黄鸣更兴奋的是,在了解到太阳能炊具的情况后,迪拜王室主动邀请他携带产品3月底前往迪拜推广讲学,同时邀请他的还有德国以及中东等10多个国家和地区。

实际上,太阳能炊具还只是黄鸣“新生意”的一小部分,一个被称为Me Pad战略的庞大市场推广计划正在皇明太阳能集团全面展开。

黄鸣甚至已经给Me Pad排出了一个清晰的推进表: 2014年,全国每个城市都将率先建一个微排示范区,2020年开始进入普及阶段,2060年方舟舰队步入成熟和升级阶段,将整个地球打造成真正的“微排地球”。

作为市场执行者,王久伟的解释更实际些:Me Pad可以在大到一个城市、工厂,小到别墅、家居建设中,全部引入节能环保设备,把太阳能采暖、太阳能制冷、太阳能沼气、太阳能建筑、节能门窗等融合在一起,再用智能技术加以自动化管理,这不仅是一种技术,更是一种未来的生活方式。

“春节后集团开始做全面调整,各个部门全面整合调整为一个个Me Pad事业部。”王久伟说。

正如他多年前力排众议坚持建立德州“太阳城”那样,今天推广新产品的方式在外人看来似乎又是一场带有冒险性质的赌博。但黄鸣认为:“技术创新并不意味着产业革命,而新的商业模式却能带来变革。”

四位共阳数码管
玩具图片
云锦东方社区实景-上海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